当前位置:首页 > 短篇小说 > 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
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

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

分类:短篇小说

时间:2017-11-06

作者:陆思君

来源:麦子云

评分:10分

简述:精彩都市虐恋

目录

已完结

介绍

最新经典都市虐恋小说
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 截图1
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 截图2
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 截图3
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 截图4

小说《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》是一部短篇都市虐恋文,为您推荐更多同类型小说:此生经年,爱你不休》、《此生爱你终不悔
安然薄一珩小说叫做《老公要乖要听话1:殇宠》,作者:陆思君,提供安然薄一珩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老公要乖要听话1殇宠小说讲述:安然当初嫁给薄一珩的时候是因为商业联姻,安然为自己嫁给一个优秀的男人而骄傲,也真正的爱过他。但是这一切当自己的父亲跳楼身亡,家族破产,而他不肯援助,还将一纸离婚协议摆在自己面前开始就结束了,从离婚那天就已经不爱了。喜欢看短篇都市虐恋小说的看官们,可以点击>>衣带渐宽终不悔<<

精彩试读:

“安然,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杜逸风让护士给她处理了脸蛋上的红肿,陪着她走出医院,见她情绪低落,温声地叮咛,“以后你妈病发的时候,你别靠近她,注意安全。”

“谢谢,杜学长。”她表情尴尬,轻声地向他道谢。

杜逸风是她大学学长,也是这所医院从海外高价聘请的精神科医生,正巧负责她母亲周采晴的病,这段时间他帮了她很多。

她看着渐渐日落的天色,忽然想起一些事,眼底沉沉地灰暗。

“杜学长,我先走了。”

杜逸风上前大跨一步,挡在她前面,声音有些严肃,“安然,你昨晚去哪了,今天早上我去了你的住所,房东说你搬走了,婚庆公司也说你离职了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,我会帮你……”

“没什么事。”

她像是很顾忌,不想多说,身子向后退了一大步。

杜逸风见她疏离自己,扬起的唇角透着苦笑。

他们两曾经是大学校友,他喜欢她,但那时候安然是安家小姐,他想着出国奋斗几年再回来找她,可是当他回来的时候,她已经嫁给薄一珩。

“是不是薄一珩找你麻烦……”

她脸色一阵白,立即否认,“没,没有。”

“安然!”

杜逸风突然伸手握住了她手腕,语气透着些急躁。

“安然,我喜欢你,我一直很喜欢你!”

“安然,我没有薄一珩那么有钱,或许我给不了你以前那种奢侈的日子,但我会努力让你幸福……”

杜逸风看着她,她因为最近一个月接连打击,奔波劳累,削瘦了许多,他看在眼里,而她却一再拒绝他的帮助,他很心疼她。

他伸手将她搂在怀里,紧紧地搂着她这纤瘦身板,声音轻柔在她耳边响起,却一字一句非常郑重。

“……我知道你自小是安家千金,你不会下厨,那么我给你做饭,你在一旁帮我打下手,我们一块去购物,一起旅行,你受委屈了就跟我说,你想要的,我拼尽全力都会给你。安然,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?”

杜逸风的声音带着些紧张,像是担心她再次拒绝自己。

“安然,我不知道怎么去承诺……我只想照顾你,不想看见你这么辛苦。”

她看着他,眼眶有些湿润。

杜逸风的声音那么温柔,一句句真诚的话语,让她心底隐忍的那些委屈无助,瞬间被触动了。

她没想过还有人这样爱怜她,安家败了,所有人都避着她,嘲笑羞辱。

她一个人面对这些巨变打击,早已筋疲力尽,很累,很想找一个依靠。

“杜逸风,不值得……”她声音哽咽,低着头,伸手想要推开他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!”

突然医院门外一声刺耳的刹车声,随即车门被砰然打开,男人浑身怒气冲冲地下了车,怒不可遏对着他们喝斥。

他们都没反应过来,安然被突然拽住了手臂,狠地一扯,她整个人踉跄地扑向另一边,那力道很粗暴,她的手被勒淤地青生痛。

“薄一珩,你放手!”

杜逸风对峙着眼前的男人,看着另一侧的安然手臂疼得脸色泛白,立即气吼出声。

薄一珩脸色阴沉难看,他拽着安然那力道愈发收紧,像是执着着什么。

他眯起眸子,上前一步,“杜逸风,你最好别多管闲事。”他冷沉沉的声音,明显带着警告。

“薄一珩,你别想用你那些卑鄙无耻的手段对付他,你以前做过黑心的事,我会向媒体曝光……”

安然顾不上自己手臂上的痛疼,挡在杜逸风身前,倔强地抬头,直视着他。

“哦,我做过那些事,就凭你,安然,你觉得你去举报会有人敢报道吗!”他低沉的嗓音,咬牙切齿地反问。

安然遮掩不住慌张,“你,你别……”她很担心薄一珩对付杜逸风。

求他,她不想求他,可是如果连累了杜逸风,她会良心不安。

薄一珩垂眸,恶狠狠地看入她的眼瞳里。

看着她这纠结卑微,心头更是气愤,她居然这样袒护这个姓杜的。

“安然,不用怕他……”杜逸风知道薄一珩在H市的势力,但他不愿意看见安然求他。

“真是郎情妾意!”

薄一珩嘲讽地冷笑,随即像是压抑着什么强烈的情绪濒临暴发似的,狠地拽着安然,直接将她强塞入车里。

砰——

车门甩上,薄一珩脸色不善对着司机喝斥一声,“开车!”

“薄一珩,你放开我!”

车子到了薄家前停下,安然被拖拽着下了车。

“少爷,你,你冷静点,别伤着少夫人……”别墅内的保姆走了出来,方大妈吓着了,有些语无伦次劝说。

方大妈在薄家工作三十多年了,她从未见过薄一珩如此盛怒。

“安然,我说过,不准你跟外面那些男人接触——”

猜你喜欢

相关资讯

更多
热血中文网
大家都在看